深度| 新浪体育 #人物

  一场最痛心的失利,导致她与原搭档拆对。

  接下来的一切,超出了她的预想。在两年时间里,她和郑思维合作拿到了3个世界冠军,成为了队中最闪耀的人,也被认为是中国羽毛球在东京距离金牌最近的人。

  身份与角色的变换,让她成为了更好的自己。

  为了迟到一年的五环赛场,她每一天都积极准备着。

  这就是黄雅琼,公认的现任国羽先锋。

  01 那一场失利

  去年3月末,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,依旧没有暂缓蔓延的态势。

  一直悬而未决的东京奥运会终于在挣扎之后,放弃了抵抗,决定推迟1年举办。

  正在成都封闭集训许久的黄雅琼密切地关注着这个消息。结果揭晓时,她的内心微颤了一下。

 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,去年夏天她就应该可以和郑思维合作,第一次站在五环赛场。

  这是她期待已久的画面。

  自2018年8月9日后,这对组合牢牢地盘踞着世界排名第一,迄今为止从未离开过那个位置。更难能可贵地是,他们还曾突破历史,积分超过11万分。

  在2018年与2019年两年的赛事中,他们无疑是表现最耀眼的一对组合,在两届世锦赛中蝉联桂冠。只要站上奥运会赛场,他们就是公认的最大夺冠热门。

  等待的心情是纠结煎熬的。

  黄雅琼承认,自己并不愿意看到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。

  “本来我们备战周期的计划就是还剩3个月打奥运会,已经基本上处于最后的冲刺阶段了。东京奥运会推迟了,备战周期拉长到1年3个月,这真的是一段漫长的时间。”

  她向来是善于控制情绪的选手,温顺谦和是她的标签。但那段时间,她还是避免不了在训练时出现情绪起伏。

  长时间训练的枯燥与压抑感在体内郁积,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做到长时间专注于训练。疫情让比赛停摆,没有检验训练的舞台,她甚至一度怀疑自己训练的内容是否有效。

  为了排解队员们焦虑的心态,国羽教练组会穿插安排一些其他项目的娱乐活动,比如乒乓球、台球、篮球与网球。

  黄雅琼最喜欢打乒乓球,虽然此前没怎么接触过,但在跟随教练学了几招后就已经能打起简单的对抗。

  通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后,她的心也慢慢静下来。黄雅琼深谙奥运会之旅急不来,就像等待世界冠军一样。

  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世界大赛之旅。

  2017年,黄雅琼跟随队伍前往景色宜人的澳大利亚黄金海岸。那里是度假的天堂,狭长的海滩上从白天到夜晚都挤满了游客。但那里却成为了黄雅琼的伤心地。

  在这届苏迪曼杯赛上,她和前搭档鲁恺凭借着当年上半年的优异表现入选参赛阵容,并在决赛中被派遣上场。

  那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。因为此前四场比赛,中韩打了个2比2,他们俩的比赛结果,将决定最终奖杯的归属。

  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就出现在至关重要的节点,黄雅琼有点懵了。

  她和搭档因为缺乏经验被打得披头散发,被崔率圭/蔡侑玎压制全场,以0比2将胜利拱手相让。

  国羽苏杯六连冠成为泡影。

  快要参加颁奖仪式时,黄雅琼自责地在后台无声啜泣,女队友看着她心疼,紧紧抱住了她。职业生涯的第一次世界大赛,回忆里伴随着落寞与泪水。

  那场失利让她缓了好久。

  一方面,她难以释怀冠军奖杯在自己手中丢失;另一方面,也觉得对不起队中像傅海峰、林丹这样的老将。

  “他们是最后一次参加世界大赛,可我却没有让他们拿到冠军。”

  决赛失利后,队伍还是照例举行了会餐。黄雅琼特地找到傅海峰,以水代酒赔罪。

  “宝哥,对不起,你最后一届苏杯,我这边没有把握住最后一分。”她低头沉默,有些哽咽。

  倒是傅海峰拍了拍他,露出标志性的爽朗笑容,“没事,年轻选手从失利这里开始的。”

  通常情况下,黄雅琼在每场失利后都会迅速地回看技术录像,分析落败缘由,但那场比赛就像尚未完全结痂的伤口,她一直不忍更不敢看回放。

  直到当年世锦赛前一个月,抽签结果公布,她和鲁恺在晋级之路上要再次遇到这对“冤家”,黄雅琼才鼓起勇气,边看回放边清洗内伤。

  “其实教练在说要看那场比赛的回放前,我前一天晚上已经在房间尝试了一次,多少还是有点不太敢看。”

  2017年世锦赛,鲁恺/黄雅琼在第三轮成功复仇,弥补了苏杯的遗憾,但紧接着他们却止步于1/4决赛,这两场失利也为日后的拆对埋下了隐患。

黄雅琼与鲁恺  

  黄雅琼在苏杯中错过了成为世界冠军的机会,但交出的学费却让她悟出如何在关键场次稳住阵脚的心得,帮助她成长不少。

  一年后的同一时间段,她第一次随队参加尤伯杯赛。半决赛,对阵泰国队。

  她与汤金华在对方山呼海啸般的主场优势面前顶住压力,在第二双打的场次中险中求胜,帮助队伍将比赛扳成2比2。

  虽然国羽女队最终还是输了那场比赛,但对黄雅琼来说还是汲取了珍贵的大赛经验。

  “那场比赛也是关键场次,我们已经1比2落后了,再输一场就不能进决赛了。但那场比赛我觉得自己的心情是放松的,我也在赢得那场胜利的同时实现了蜕变。”

  02 又一次哭泣

  苏杯与世锦赛混双两个冠军旁落,让国羽教练组开始求变,他们决定将世界排名第一、二的两对组合郑思维/陈清晨与鲁恺/黄雅琼拆对。

  外界将国羽的这个决定,解读为优中择优。

黄雅琼与郑思维  

  黄雅琼开始与郑思维合作。他们是浙江队队友,彼此之间再熟稔不过,性格也都招人喜欢,再加上他们本来在羽超联赛中就是搭档。

  变更组合后,黄雅琼首先要做的就是适应新的技战术打法。

  原来与身高颀长的鲁恺合作时,他们的主要打法为一攻一守;而开始与郑思维配合后,黄雅琼需要在速度上有所改变,抢速度成为了她的主要任务。

  双剑初合璧,他们俩的表现就让众人眼前一亮,连续拿到了三站冠军。

  第四站是有小世锦赛之称的全英公开赛,这对新组合一路打得颇为顺利,跨进了决赛大门。

  然而,在决赛中,他们的配合却始终无法攻击到日本组合渡边勇大/东野有纱的弱点,以1比2落败。

  那场失利也让他们从接连胜利的喜悦中被突然浇醒。

  黄雅琼渐渐意识到,前几站他们能拿到冠军,除了对手对他们这对新组合的不熟悉之外,他们更多的是依靠两个人的个人实力,“没有1+1大于2的效果。”

  而那场失利,也警醒他们必须要打破固有的打法意识,增加磨合。

  两个老实人之间的磨合,也有磕磕绊绊的时候。

“雅思”组合  

  郑思维生活中为人低调,但在赛场上却很有主见,略显强势。两个人在训练中多由年纪更小的郑思维占主导地位,黄雅琼则会——“偶尔配合地说两句。”

  混双由于有男、女选手同时参赛,因此打法更具多样性。郑思维时常会考虑与黄雅琼能否祭出更多打法,因此对同伴的出球有一定的要求。

  黄雅琼一开始认为,男、女选手出球想法不同属正常范畴,“你看比如拉引体向上,男孩子可以不借力,光靠双臂就可以将自己拉上去;女孩子一定要通过双腿借力。所以男、女选手肯定有不同。”

  郑思维则坚持自己的想法,他一直鼓励黄雅琼勇于尝试,“也许你做到了就可以比其他女选手厉害了。”

  她试着接受郑思维的理论,尝试之后发现确有其用。“郑思维对球有独到的见解,他的打法就和传统的混双打法不太一样。”

  但是,毕竟是两个人,他们之间偶尔也会沟通失灵。

  2018年世锦赛前,郑思维/黄雅琼希望互相之间的配合能达到新的高度,在训练中常给自己增加难度,他们的对面往往站着两个男生。

  挫折与不顺是训练时的常客,他们也会有迷茫、找不到状态的时候。

  一次,黄雅琼练着练着就突然情绪崩溃,坐在地上抽泣起来。

  “几天下来,没有找到很好的感觉,马上就要世锦赛了,我也很着急,和郑思维沟通时就突然哭了起来。”

  面对这个突然情况,郑思维也懵了,他害怕自己话太重,让对方更敏感,于是选择缄默。

  但恰恰是那次比赛,让郑思维/黄雅琼突破了瓶颈,走出了泥淖。他们5战全胜、只失一局,第一次拿到了混双世锦赛冠军。

  黄雅琼也实现了世界冠军心愿。

  之后他俩好似打通了任督二脉,合作再无芥蒂。在那一年剩余的5个月中,只输了一场比赛(输给了队友王懿律/黄东萍),拿到了亚运会混双冠军与5站公开赛冠军。

  由于战绩显赫,郑思维/黄雅琼开始被各个主要对手重点研究,他们也成为了聚光灯下的众矢之的。

  从战绩上可以明显看到,他们在2019年的战绩稍有起伏,虽然也拿到包括世锦赛冠军在内的6个混双冠军,但失利的场次却多于2018年。

印尼组合乔丹/梅拉蒂  

  在实战中,他们也开始遇到了难打的对手,比如印尼组合乔丹/梅拉蒂。3局鏖战中,对手击败了他们两次,全英公开赛半决赛时,也曾遇险境。

  黄雅琼曾很怵对方男选手乔丹的进攻,教练告诫她要勇敢向前顶,但黄雅琼一开始有些畏惧。

  2019年全英公开赛半决赛,郑思维/黄雅琼先输一局、第二局落后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守不住乔丹的进攻。

  好在,他们在场上懂得互相提醒,郑思维也能通过自己的观察帮助黄雅琼出点子,度过危机。

  那场比赛他们在第二局16比20时在发接发上做出改变,上演了逆转好戏。

  面对对手更汹涌的追赶之势,黄雅琼能够泰然处之,“其实我们和主要对手的差距在缩小,加上我们有伤病的困扰,有时候打比赛,受制于身体原因,没有办法完全打出想要打得技战术。”

  但他们也找到了克敌的对策——在训练中尽量让自己打得“难受”。

  “在训练的时候,我们也会拿出比赛的录像研究,我们在场上哪些会打得难受的点,会让队友给我们施加压力,我们在这种对抗训练中尽量改善缺点。”

  03 多一次改变

  2018年与2019年两年,黄雅琼拿到了3个世界冠军头衔(2个世锦赛+1个苏杯)。

  成为世界冠军带来的变化是,外貌姣好的她成为了各种活动的香饽饽,也几乎成为了国羽女队的代言人。但她却时刻提醒自己,不要因为成就而飘起来。

  “长时间赢球,外界都是赞美的声音。教练会时不时地敲打我们一下,表扬的声音太多了,不利于我们再耐心找不足。”

  更是有媒体将她与前辈高崚与赵芸蕾相比,这让黄雅琼受宠若惊。

  她坦言,“我知道自己没有外界说得那么好,时刻保持严谨。我和前辈比起来,并不算顶尖选手。我和她们之间还有很多差距的,但这也是我前进的动力。”

  除此之外,她发现世界冠军头衔在球技上让自己受益不浅。她在场上变得很淡定从容,且更自信。

  以前觉得很有难度的球,在她成为世界冠军后觉得难度简化了不少,“什么球我都能拿得住了。”

  改变还是有的。2019年世锦赛,黄雅琼与郑思维拿到了国羽唯一的金牌。外界有意无意间哄抬他们在队中的位置,这也无形中增加了他们受到的干扰。

  黄雅琼是记者喜欢采访的对象,因为她并不擅长拒绝他人。可那两年的重要比赛,她拒绝了一切非必要的采访,为的就是让自己更专注于赛场。

  从主力变为绝对主力,角色的变化没有让黄雅琼与队友们产生距离。她还是像以前那样,在集体中更多是附和的一方。

  难得休假,队里几个好友相约出去游玩,去哪里、玩什么,黄雅琼几乎不会发表意见。

  她说:“玩什么,我都可以。我的心比较大,除了场上的问题我比较关心,其他方面的事情我从不上心,在生活中也不太在意竞争这些东西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  这点还体现在她与搭档郑思维对待训练难题的方式方面。训练中遇到的困难,郑思维属于急性子,恨不得当天就马上解决。黄雅琼是另一种态度,她不会钻牛角尖,会给自己缓解的空间。

  “今天没练好,那我就放松一下,明天再来。慢慢来,一口吃不成胖子。”

  之前玩得好的姐妹很多都已经退役,像汤金华与于小含。很多时候,因为在外比赛,黄雅琼都没机会送她们走出公寓。都是等她比完赛归来,发现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往日寝室里热闹的景象也一去不复返。她没有落泪,也从不喜欢在这个方面煽情,但她心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。

  “好长时间也看不到她们,会感觉身边少了一点什么。”

  她开始充实自己的好友圈,和队中的小妹妹都成为了闺蜜,单打组的何冰娇也被黄雅琼的人格魅力吸引而来。

  单、双打项目有别,各具特点。但何冰娇却时常向黄雅琼请教,这让她也感觉有些惊讶。

  “一般来说,单打选手不太会向双打选手讨教。但何冰娇可能认为一些球的性质是相通的,她会来问我。”

全国羽毛球锦标赛黄雅琼与队友们  

  接触下来,黄雅琼发现小妹妹的身上有很多特质闪闪发光,她也从何冰娇的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影子,“她想要追求的东西,如果不实现目标肯定是不会放弃的,这体现在她的训练上,她对自己要求非常高,想要做的事情也非常清楚。”

  何冰娇也有黄雅琼身上缺少的东西,“我觉得她脑洞非常大,很会奇思妙想,和她在一起玩,我觉得有利于开阔脑洞,我的思想也开始会跳跃起来。”

  她是旁人眼中的完美型人物。不过在她的眼中,自己还是缺了一个角——“我在场上不够霸气。”

  观众很少能看到黄雅琼在得分后撕扯着嗓子呐喊,她自嘲地说自己在大赛中还会叫几声,但在公开赛的小型赛事上就几乎不太叫。

  “公开赛要连续参加好几站比赛,我得分配精力。一下子叫得太多,精力半天缓不过来,会影响第二天的比赛。”

  为了补缺那个角,她有意在训练中与生活中培养魄力,但效果不佳,“我到现在还没找到特别好的办法。”但她希望这一天不会来得太迟。

  “就想着哪天不自觉地就有了。”

  04 这一通电话

  生活中的黄雅琼与赛场上还是有几分不同。比如,她会在微博中勇敢追星。她特别喜欢王俊凯,每次发微博都会带上偶像的照片。在雅加达亚运会夺冠后,她还惊喜地得到了王俊凯的助威。

黄雅琼与王俊凯  

  她爱美,不论是在赛场上还是生活中都喜欢穿裙子。不少球迷点评,现在黄雅琼是国羽为数不多地能够驾驭裙装的女选手。

  这话不假,黄雅琼身材很好,穿上裙装更能凸显女性力量与柔美的结合,而穿上连衣裙的她,配合上高颜值,让她的整个形象更添几分秀色。

  黄雅琼也有一颗少女心,生活中她喜欢可爱装与淑女装,看到喜欢的娃娃也会忍不住买下。她在公寓的房间里充盈着各式各样的卡通娃娃。

  因为肤质好,她很少化妆,只掌握入门级的化妆技巧,坚持清水出芙蓉的那种朴质感。但护肤又是她的喜好,她时常会在训练之余看护肤品的视频。

  在家庭关系中,她是孝顺的女儿与暖心的姐姐。每次出国旅游都会记得给父母与妹妹带礼物。

  母亲常调侃地说道:“我们家雅琼就是散养着长大的。”

  年幼时,父母忙于工作,在有限的条件下只能无奈疏于对雅琼的陪伴与照顾。

  与其他孩子更多由父母规划好成长轨迹不同,黄雅琼从小就开始为自己做决定,包括开始专业羽毛球训练。

  因此,她很早就离家,与家人更是聚少离多。她一直觉得对父母有所亏欠,时常不能陪伴在侧,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15岁那一天,她接到了母亲的一通电话,母亲怀孕了,试探着告诉她这则消息。

黄雅琼与家人们 

  电话那头的黄雅琼兴奋地叫了起来,“太好了,有弟弟或妹妹陪着你们,你们就不会孤单了。”她幼时就很懂事贴心,希望妹妹能替自己弥补遗憾。

  “我能为他们做的事情真的挺少的。我会和他们视频,问问他们需要不需要什么。”她和父母很早就保持了一种惯例,互相之间只会报喜,不会报忧。

  但她也知道,父母在生活中难免会遇到难题,只是不愿女儿替他们操心。

  如今,她已经具备了提升家庭生活质量的能力。她会在视频中的“家庭会议”上发言,“你们去买一辆车吧,我出钱。”

  她也悄然间发现,自己和父母一直保持的惯例被打破了,家里无论发生什么事,父母都会和她说。那一刻,她知道,自己在父母的心中形象已经有所变化——“他们觉得我已经长大了、成熟了。”

  这也是黄雅琼在赛场外最欣慰的一件事情。